LALA.啦啦

这儿垃圾话特多的啦啦√orz

我太垃圾了…
第一次画吧唧小美人。
sad。都怪他太漂亮了!!

#帕克学院×原创沙雕文系列#②

梅推开家门,父亲已经躺在沙发上灌着酒了。

脏乱的、同样卷曲的黑色发丝贴在脸上,脸几近病态的苍白,似因没有睡好瞳孔中黑色眸子周围布满红血丝,无神的眼睛下是青绿色的眼袋和不曾修剪的青绿色胡茬以及破旧的灰色大围巾。
“几点了。”比尔扬着手中的空酒瓶似乎非要一滴不剩。

梅蹬掉鞋子,踏着拖鞋,“六点五十三分又十七秒。”梅摇了摇桌上变质的牛奶扔进垃圾桶,撕开从便利店买来的新的盒装牛奶,就着两天前嫌麻烦买回来的干巴巴的面包坐在客厅客厅椅子上吃了起来。

比尔斜望了眼梅,“那所怪胎高中寄信了。”比尔从沙发上爬起来斜撑着脑袋,打量着梅——他的女儿——和他、和她母亲一样是个怪胎。

比尔是个怪胎,用他的话来讲“我认为人不需要多余的复杂情感,只需要选择是否活着,以及怎样活着。对于那些生不如死的人,活着无意义又浪费资源。所以我做的——回收他们的生命是不能再明智的事了。”
比尔。是个佣金杀手。

梅的母亲——艾莎。也是个怪胎。总有翠绿色眸子的红发女郎,笑起来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这样一个女人,你永远想象不到她竟如此嗜酒。尽管嗜酒,艾莎怪就怪在她有着超乎常人的听觉。所以在很小的时候艾莎就进了那所“怪胎高中”——帕克学院。

帕克学院的学生、老师无一不是怪胎。校园里随处可见长着角、多出一只手、没有嘴巴,甚至皮肤黄绿的怪人。
帕克采取全封闭式教育,学生住校,只有周末准许回家,周日晚六点必须回校。
校园内充斥着暴力、血腥、病态恋爱种种色彩。出奇的是帕克居然还年年综合成绩在彼得城排第一。
----你永远不知道帕克的那群怪胎什么办不到----

梅不动声色往嘴里塞了块面包“帕克吗。”

比尔观察着女儿的反应,他是个佣金杀手有着极高的头脑和杀人手段,以及出色的观察力,他的妻子——出色的声音捕捉。女儿十六岁了,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天赋,整日出了颓废就是对艾莎的憎恨。

比尔把玩着酒瓶,余光落在女儿身上,“嗯哼?”
梅讲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不去。”
比尔挑了挑眉,江瓶口对着梅又摇了摇示意她说下去。
“浪费时间能学到什么?跟怪胎鬼混?用你的佣金?现实点比尔,我不是艾莎,也不愿意做艾莎那样的傻子——把能力用到国际特务追踪机构。”梅望着父亲那张英俊却又缺乏生气的脸。

比尔撩开额前的碎发,“你想做没有可能性的人。”
梅皱着眉,“我没有。”
“梅,”比尔语气换了个轻蔑的调,“有没有可能性不取决于你。你想做没有可能性的普通人。”
比尔又张开双臂往沙发一躺,“当然,帕克可以发掘你的天赋,而不是我养了十六年的废物。”
“得了吧,你只是想看两个怪胎产生的化学反应是否等于怪胎。”
梅直视着父亲。
自从艾莎去了追踪机构毫无音讯后比尔某种程度上也变成了艾莎,嗜酒。

比尔扔开酒瓶,站起身。
酒瓶碰撞墙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梅揉着自己的头发“走吧。”

并不是不无可能。

他随手找了根绳子将跟梅一样及肩的长发绕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
快步走去卫生间洗了脸,又将青绿色的胡茬刮掉,换了身白衬衫套了件灰色风衣。
比尔双手插进长裤口袋,斜倚在门口,从耳边滑下一绺发丝。“把你自己打理一下。”

“你会后悔的。那儿只能成就疯子。”梅抓起椅子后面的白色卫衣套上,随手挽起头发,带上绿色的太阳镜,为了遮住仇恨的绿眼睛。

比尔看在眼里,下楼开车,车速极快,梅吹着风面无表情,偶尔透过镜子瞄一眼被风吹开头发的比尔。

阴郁、颓败、潮湿的霍尔堡街区已经在脑后。眼前阳光明媚,空气中带着暖流。

街道上人潮拥挤嘈杂。长相怪异的人街上随处可见,如梅所说,怪胎并不少,可进那所高中的都是极品…。
梅按上窗子,比尔透过后车镜看着她,她显得无比烦躁,“吵人。”

比尔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到的微笑。

她要开始学会忍耐,不能一味逃避。

#帕克学院×原创沙雕文系列#①

霍尔堡是彼得城不起眼的一个街区。
街道狭窄,白漆刷成的路灯柱表面也依稀剥落,露出碍眼的锈色。
仅有的几乎人家院内的杂草也从不打理,任它们肆意疯长。

霍尔堡的雨季格外长,即使不是雨季也充满潮气。阴湿的墙体隐约可见裂缝。空气中的忧郁颓败钻进人们的鼻孔,那种见面都不打招呼的死寂蔓延开开。

青苔,霉菌,食物的酸臭味在巷内散发出来,与水汽混杂在一起。
整个霍尔堡全是彼得城虽丧的地方了。

梅刚做了个奇怪的梦,似乎看见一个红色头发的女人,其他记不清了。
这种浪费时间的梦没必要回味吧。

梅揉了揉满头卷曲的黑发,掀开被子,慵懒的踏着拖鞋来到卫生间。

卫生间的光极其灰暗,“啪——啪——”地时明时灭。
梅右手拿着漱口杯,左手拧开发锈的水龙头接水。
突然。
一只半个手掌大小的蜘蛛沿着墙壁向上斜爬,毛茸茸的八条腿挪动着,梅抓起拖鞋一个狠拍,手上粘了些青黄色的汁液,虽然行以为常,还是皱起眉头。咒骂了一声。
接着水流冲洗汁液。

挤了牙膏看着镜中的自己,梅打了个哈欠。
原来头发已经及肩了吗?
算了麻烦死了,不想剪。
梅刷好牙后随手冲了把脸,抓起毛巾一抹,望着镜中熟悉的绿瞳,“啧。”和那个女人一样。
梅扯下外套,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上周买的牛奶,尝了一口后吐了出来。
“过期了?”
梅看着日期烦躁的抓起桌上的零钱出了门。

右拐不久便是霍尔堡唯一一家便利店。

店主是个刻薄的老妇人。
大大的鹰钩鼻上长满粉刺,黄斑的皮肤,枯骨似的手指,一双蓝色的小眼睛藏在老花镜后面,卷曲的棕色头发在脑后盘成一个小球。

“该死的眼睛跟你那酒鬼母亲一样!你父亲怎么把你养这么大的…”老妇人小声嘀咕起来,神经兮兮的找零。
梅借过钱,冷眼一瞟老妇人,吓的她一个激灵。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老妇人双手合十见梅扭过头,小声嘀咕着看着梅出了便利店的门。

说起便利店的老太婆,街邻都知道关于她的事。
她年轻的时候是占卜的好手。
后来嫁给一个牧师,牧师不守规矩,在外鬼混后来跳河自尽。
老婆子也跟着神神叨叨,也不再占卜,开起了便利店。

她。也是可怜人。


#帕克学院×原创沙雕文系列#前提背景/

写的是架空现代文/
国外!!

社会偏混乱。

人人都有异能这样子/可参考小英雄。

帕克学院是跟雄英差不多的学校。培养人才。不同的是培养的不是正面英雄。

培养偏职业性/可正面可负面

因为帕克学院的教育方式负面事件/负面人才/负面新闻会多。
前提是社会混乱,所以帕克只能算比较恐怖的学院。

不用担心负面人才多了社会会怎样怎样/因为帕克每一届毕业生只在三十个之内其中还有正面人士/以及社会职业正面人士

中期会理人物表。(其实我懒得要死我也不想画/

原本是绘圈的一股泥石流。现在垮到文圈/第一次写文
轻喷👈靴靴。

#垃圾页宣#
这儿啦啦/LALA.
原本是垃圾画手。被带入lof深坑。
底线相泽消太。盾冬。戴涵涵。👈勿触/靴靴!
更的都是垃圾文。垃圾图。
辣着眼睛了我真的很抱歉!(鞠躬)
最后我会努力的…!(鞠躬)